咨询电话:0577-86602010

新闻详情

咨询热线

柔吧)[原创]等你来时花期正好(训诫)

网站编辑:ag亚游官网-ag旗舰厅登录-ag国际馆 │ 发表时间:2020-05-31 13:29:01 

  要说H市有什么地方特别出名应该当属H中附近的一条街它有“紫阳街”之称。哪里有美轮美奂的仿古制品有高超的剪纸艺术还有安逸的coffee角。

  林初阳是应届毕业生中考成绩不错如愿考上是重点H中,临开学前的凉爽的午后他准备去熟悉一下未来学校的环境,找到了这家环境朴素,安静的coffee角店家很有商业头脑闹中取静但又不失文雅。他点了杯美式找到一个小角落从附近的书架上取了本书便坐下。

  陈予安她家是有名的学区房千金难求所以她从幼儿园开始就在H市最好的学校。她开朗外向的性格让她在这一片“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许阿姨,我又来了给我榨一杯苹果雪梨汁”陈予安道露出一个标准式180度的微笑

  “安安你来了啊,好的还是之前老位置吗等会阿姨给你送过去”许阿姨一边忙着手上的活一边问道

  “许阿姨对的呢爱你啊嘻嘻”陈予安一蹦一跳的走去自己熟悉的“老地方”那个所谓的“老地方”其实就是一个角落,那个角落林栎希坐在哪一边喝咖啡一遍看书眉毛时而蹙着时而舒展,像是咖啡苦涩,亦或是情节跌宕。

  她走过去坐在林栎希对面说道“帅哥处对象吗?”这半认真半戏谑地说道。林栎希抬了抬头,便又投入到书中情节去。

  陈予安还不死心开始了她的念经,平时定性好的林栎希也忍不住爆粗口“你能不能安静点!!!”这时许阿姨刚好把她果汁送过来看见两人在言语便以为道“安安这你男朋友吗?长的还挺俊俏的”

  没等林栎希开口陈予安就抢先开口道“是啊许阿姨这是我男朋友长的还不错的对吧”

  林栎希憋红了脸挤出一句话“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我和她不熟”便甩身离开了陈予安拿过许阿姨手上的果汁一边跑一边说“阿姨他真的是我男朋友我们闹别扭了不说了我先去找他了。”

  陈予安追上林栎希道“喂,我喜欢你做我男朋友吧”林栎希当作是没听到一样自顾自的径直往前走,陈予安见他不理自己索性就站到他的前面挡住他的去路。仍是林栎希教养好但也忍不住爆了粗口“你有病啊,我和你又不熟你这胡搅蛮缠什么呢?”陈予安理直气壮的回答“我就是喜欢你”

  林栎希说道“我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就像两条平行线永远不会相交,我是一名舞者我未来的妻子她也一定会是和我一样是一名学舞蹈的人”

  “好啊,舞蹈我陈予安为了你我去学。你记得等我”陈予安说出口便后悔了。

  在她的记忆之中舞蹈是优雅圣洁不容侵犯的可自己却……

  晚上六点林栎希自觉的到自家餐桌上吃完晚饭等林初阳整理好餐桌便来到练功房。他深知作为一个舞蹈生一天不练自己知道两天不练老师知道三天不练全世界都知道,所以苏墨是强制性规定每天晚上都有晚功。

  林初阳自己本身就是舞蹈出身所以林初阳在家的时间苏墨就会把晚功的内容发到林初阳手机上。(林初阳林氏集团董事长,林父林母两年前去环游世界把家中企业都交给了大儿子)

  林初阳简练的对林栎希说“晚上撕跨,多少度你应该清楚自己先去热身十五分钟后开始”林栎希没有对他林初阳说一句话自顾自的去热身。林初阳看着林栎希热身的身影想自己如果没有接手企业的话自己应该也是这样子的,眼泪就不由得流了下来。

  见到小孩目光的注视林初阳说“200度的垫子”林栎希开口嘟囔了一句“明天开学了老苏还这么狠”林栎希搬好垫子在上面摆好姿势等待林初阳的摧残没想到林初阳却说自己先开到极限下不去了我再过来帮你。任凭林栎希怎么用尽努力也就堪堪停留在190度要破十度林栎希越想觉得自己挺憋屈的。远处的林初阳看林栎希下不去了,边走过来钻进把干,两只脚踩在他的腿上,随着开度慢慢的变大,林栎希把头偏了过去像是在隐忍着,林初阳也看到了他的小动作开口道“我要颤压了忍一忍吧栎希这样出功快”林栎希说“大哥你继续吧我可以的”伴随着林初阳两只脚像玩跷跷板一样此时林栎希手指尖已抓得泛白,林初阳看着这一切心疼的要死,他真怕自己忍不住就放水让林栎希回去睡觉了。最终理智打败了感性开口说“放松最后一下到底”林栎希马上调整呼吸林初阳看准时机一下踩到底,林栎希闷哼了一声皱着的眉毛泛白的指尖无一不彰显着他的痛苦,林初阳还不就此罢休抽出双手在林栎希的韧带上按摩,说“20分钟”林栎希却乞求道“大哥希儿忍不住了能不能不要按摩了”林初阳没有回答反而力度更大了,林栎希的眼泪终于不争气的从眼眶中流出来了。林初阳一边按摩一边说“想当初我被父母一个人丢在国外的一个老师那学习舞蹈,我要是哭就罚到我哭不出来,我要是乱动能罚的我下不来床,我要是敢自残能罚的我遍体鳞伤,希儿你要知道舞蹈这条路是没有捷径的”

  ……20分钟后林初阳帮林栎希收好了腿吩咐他打完跨早点去休息明天还要报道便匆匆赶去公司

  林栎希一个人躺在练功凳上他没有忘记苏墨的要求每一下都用尽全力他在想下午那个女孩阳光外向如果她学舞蹈一定很美。下一秒他就甩了甩头林栎希你在乱想什么,她随口而出的胡话你也能信。林栎希会到房间许是累了便沉沉地睡着了

  H中作为H市的重点高中,每年的开学仪式教育部为了表示自己的重视每年都会派代表来H中开学典礼上说几句。作为一路都是优等生升上来的陈予安作为学生代表上台发言,H中老师都是在H中附近居住所以知道陈予安的性格和她的能力以至于她一开学就变成了学生会主席,当然这是后话。开学典礼在校长的絮絮叨叨中完美谢幕,林栎希走到自己的教室,班主任是一位男老师姓肆的,一开学他就整顿了班风看升学上来的名册林栎希全校第二全班第一,肆老师指名道姓要他来当班长林栎希却说“老师我不适合当班长您看一下换一个同学吧”无奈林栎希态度强硬,肆老师便把班长给了全班第二的同学。

  陈予安被班主任叫过去谈话说“安安,老师看着你长大的你的能力人品我们老师都是有目共睹的所以我们班班长由你担任还有学校学生会主席因高三高考退任了老师们都检举让你当这个主席你回家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看看怎么样开展校园部门检查和社团活动老师相信你。”陈予安从办公室出来觉得自己像是鱼儿重获新生。

  第二天早上,陈予安极有效率的去政教处打印了一叠纸,分别是社团活动及入社要求授课老师。还有一部分是部门管理手册和部门招新,陈予安中午之前在各班都发放了并在班长群要求下午之前统计并上交于学校。

  根据各班老师提交上来的文档,陈予安粗略的统计了一下,舞蹈社团才堪堪几个人报名,陈予安想起了自己和那个人的赌约,想也没想便把自己的名字打进了舞蹈社团,她没想到的事,因为高一三班林栎希报名了舞蹈社团,当天舞蹈社团爆满,苏墨苏老师林栎希的老师决定要进行初步筛选。下午在学校礼堂,林栎希在初试礼堂看见了陈予安,便打电话给他师傅求他开个后门让她进社团,谁知这便入了狼坑以至于他在第一天社团课上就被当开了一顿荤。苏墨在台上说到“学过舞蹈的站在我左边,没学过的站在我右边,我随机给你们检测合格的留下”其实大多数女生都是冲着林栎希来的,听苏墨这么一说,该散的都散了。留下了寥寥几人,还是要走个过场,林栎希顿时就傻眼了,这才几个人啊才哪到哪?敢情我求师傅开这个后门没用还把自己给搭了进去。林栎希悔的肠子都青了。

  苏墨点了点名字到了陈予安他从上到下看了看她心里暗tan道“这娃子眼睛真毒,是个好苗子。”苏墨清了清嗓子说道“那些凑热闹的人都走了,现下留下来的都是我舞蹈社团的人了,我呢规矩不多,上课别哭闹,别乱动,别迟到一切好说。底线嘛林栎希你给我上来”林栎希听到自家师傅点了自己的名字也不敢不上来,说罢苏墨就掰着林栎希的腿往脑后掰去,才堪堪到达160度林栎希用仅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师傅疼疼疼”苏墨撇了一眼他“这就疼了?这才哪到哪敢情你晚上晚功没练?这样吧晚上给你加加量放学后舞蹈房等我”其实苏墨知道他大概是昨晚量有点大拉伤了,心里不经埋怨道这个孩子什么事情总是喜欢憋在心里,不说出来。林栎希成功给自己赢得加餐一顿。苏墨开口说“我不要求你们怎么样一个月后至少要达到他这个程度可以吧”陈予安从来都是名列前茅,苏墨那番话好像更能激起她的斗志,陈予安在心里默默的给自己定下了目标,有一天能达到林栎希的那个高度。其实自己参加这个社团不仅仅是因为和他的打赌,更多的是自己一见倾心。苏墨看时间也不早了便让她们都解散了先走,自己揪着林栎希往舞蹈房走。

  “说说吧,要不是我下午发现了你准备憋到什么时候?”苏墨倚在门框上略有戏谑地看着林栎希,林栎希支支吾吾地说“老师,这不是……不是个意外吗?下次再发生这种事情我肯定说,我保证”“希儿你说你保证,保证有什么用,万一你永远再也不能起舞了?”“老师,我知道错了”“知道错了那就认罚,先上练功凳”“好的,老师”

  林栎希躺在练功凳上,大概150左右苏墨就感受到严重的韧带撕扯感,苏墨摸了摸林栎希的韧带竟是如此紧绷。苏墨腾出一只手,在林栎希韧带上进行按摩,一波一波的疼痛感。让林栎希脸上出现了一层薄汗,随着苏墨一点一点的往下压,林栎希抓着练功凳的指尖一点一点的嵌入。苏墨看准时机 直接一下把林栎希的腿往鼻尖处压去,苏墨两条腿固定着林栎希的另一条腿。林栎希却仍是忍不住说道“老师,别……老师我疼”苏墨耐着性子说道“希儿,忍一忍,我们马上就到底了”苏墨趁他在呼吸的时候直接给他一下摁到凳面上,林栎希忍不住挣扎,“林栎希我是不是告诉过你,练功的时候你哭喊没事你别给我乱动,万一要是一偏我直接摁下去了那毁的是你的一辈子啊”林栎希脑子里昏昏沉沉的,他没有听进苏墨的话,还在那乱动,苏墨气急之下把林栎希的手脚都绑住了。直接拿去鞭子在他身上抽了两鞭,(其实苏墨对林栎希是过于严格,拉伤了压倒凳面上换作一个成年的舞者也难熬)大概耗了30分钟苏墨放林栎希下来,等他踢完腿之后

  苏墨的脸色依旧不好看“自己说说吧该怎么罚”林栎希似乎头脑清醒了点斟酌了一番说“老师,希儿不该练功时乱动不该拉伤了还自己硬撑着”“那你说吧该怎么罚”“应破极限罚戒尺60”“行,就依你说的”林栎希从包中拿出自己的戒尺,跪在苏墨面前双手呈上,戒尺一下一下的打在手上并不好受,更何况习舞之人手劲极大,60下下来林栎希两只手全肿了起来,苏墨看外面天色渐晚。但是便吩咐林栎希先回家,至于破极限日后再说

  ……呜呜呜呜呜呜我错了,我在追剧有点敷衍我我我明天会早点码文的

  “说说吧,要不是我下午发现了你准备憋到什么时候?”苏墨倚在门框上略有戏谑地看着林栎希,林栎希支支吾吾地说“老师,这不是……不是个意外吗?下次再发生这种事情我肯定说,我保证”“希儿你说你保证,保证有什么用,万一你永远再也不能起舞了?”“老师,我知道错了”“知道错了那就认罚,先上练功凳”“好的,老师”

  林栎希躺在练功凳上,大概150左右苏墨就感受到严重的韧带撕扯感,苏墨摸了摸林栎希的韧带竟是如此紧绷。苏墨腾出一只手,在林栎希韧带上进行按摩,一波一波的疼痛感。让林栎希脸上出现了一层薄汗,随着苏墨一点一点的往下压,林栎希抓着练功凳的指尖一点一点的嵌入。苏墨看准时机 直接一下把林栎希的腿往鼻尖处压去,苏墨两条腿固定着林栎希的另一条腿。林栎希却仍是忍不住说道“老师,别……老师我疼”苏墨耐着性子说道“希儿,忍一忍,我们马上就到底了”苏墨趁他在呼吸的时候直接给他一下摁到凳面上,林栎希忍不住挣扎,“林栎希我是不是告诉过你,练功的时候你哭喊没事你别给我乱动,万一要是一偏我直接摁下去了那毁的是你的一辈子啊”林栎希脑子里昏昏沉沉的,他没有听进苏墨的话,还在那乱动,苏墨气急之下把林栎希的手脚都绑住了。直接拿去鞭子在他身上抽了两鞭,(其实苏墨对林栎希是过于严格,拉伤了压倒凳面上换作一个成年的舞者也难熬)大概耗了30分钟苏墨放林栎希下来,等他踢完腿之后

  苏墨的脸色依旧不好看“自己说说吧该怎么罚”林栎希似乎头脑清醒了点斟酌了一番说“老师,希儿不该练功时乱动不该拉伤了还自己硬撑着”“那你说吧该怎么罚”“应破极限罚戒尺60”“行,就依你说的”林栎希从包中拿出自己的戒尺,跪在苏墨面前双手呈上,戒尺一下一下的打在手上并不好受,更何况习舞之人手劲极大,60下下来林栎希两只手全肿了起来,苏墨看外面天色渐晚。但是便吩咐林栎希先回家,至于破极限日后再说

  ……呜呜呜呜呜呜我错了,我在追剧有点敷衍我我我明天会早点码文的